欢迎光临【五智教育】! 登录 | 注册 | 帮助 | 联系我们
 
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> > 具体内容
谁在鼓励孩子“作假”?
诚实,是一个人最重要的品格之一。培养孩子做一个诚实的人,是父母必须要做的,否则,孩子将来是要付出惨重的代价的。
 当学前班的孩子都开始学会作假,教育专家们真该反思了    没当过学生干部,硬是把自己写成班长——这样的孩子,一个班里居然超过半数。此次“两会”,全国政协教育界别最后一天小组讨论会上,委员们纷纷讨论起各自目睹的教育怪现象:“我们轻视了对孩子的行为教育。当学前班的孩子都开始学会作假,我们是不是真该好好反思了?”    “造假”已是平常事?    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石油大学(北京)石油与天然气工程学院院长陈勉见过一件怪事:北京有一所知名的实验中学,每年都有不少学生被美国常春藤大学录取。不过,这些年教育质量虽保持高水准,但这所中学被海外名校录取的学生日渐稀少。原来,老外对这所学校学生的申请材料起了疑心:一个班的学生,递交材料时居然一半以上在白纸黑字写着“高中期间担任班长”!    陈勉对此有说不出的郁闷。但更郁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课堂上。他给大一学生上数学课,出试卷时发现一道证明题有误,本想修改过来,转念一想干脆“将错就错”考验学生。不想,只有个别人没做下去、或表示题目出错,绝大部分人居然交出了“将错就错”的答案——有模有样一路完成了证明!很多学生在证明过程中,甚至“添油加醋”生造数据,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。    陈勉被“雷”了,被“雷”的不止他一个。全国政协委员、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柯杨偶然间读了亲戚家一个五年级孩子的作文,题为《成长的快乐》。作文里写他如何帮妈妈做家务,每天在校内校外如何开心快乐……但柯杨知道,孩子平日不仅啥家务不做,还经常抱怨作业太多、压力大——他笔下的“快乐”究竟从何而来?    也许这才是真实的学生生涯。几天前教育界别联组会议上,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科技大学原党委书记郭传杰当着教育部长袁贵仁的面,转读了北京中关村某小学孩子来信。孩子的信中写到:“请郭爷爷参政议政时,一定强烈呼吁减轻孩子负担……我们没有周末,全市几乎所有孩子的周末都在上各种补习班,没有童年和童趣。”    柯杨问亲戚家的孩子,真是这样吗?孩子点点头说:成长其实很不快乐。    到底谁更不诚信?    孩子们为啥习惯了说假话、习惯了造假?柯杨教授找到了答案:亲戚家孩子通篇谎言的作文,居然在年级里得了表扬。“我们从没要求孩子说瞎话,可又是谁在鼓励他们这么做?”柯杨问。   “口口声声教育孩子做人,可有多少潜移默化的影响,正把孩子变成另一种模样?”教师给学生布置任务,明知孩子凭自己能力没法完成,需要家长帮忙才能完工,但仍睁只眼、闭只眼;碰到有比赛,甚至直接让学生家长操刀帮忙,再挂上孩子名字参评。有委员历数,这样的情况,从高校到中学,从初中到小学,甚至幼儿园也没能幸免。“在教育系统内部,我们有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?”柯杨直言,学生进大学前已定型,进校后再想扭转过来,让她犯难!    好几回参加学生活动,柯杨都有些汗颜:上台发言,班里从台湾省来的交流学生即便观点不成熟、有失偏颇,但字字句句发自内心;轮到内地学生登台,拿腔捏调,慷慨激昂,煞有介事,可细听之下,尽是“正确的废话”。柯杨不解:“20来岁最有青春活力的年纪,怎么就丧失了真实表达自我的能力,干嘛一味唱高调?”她好几次坐不住,但学生丝毫不觉难受,不少教师还表示肯定,“上台发言就得这么来。”有胆大的学生十分坦率:不少老师都是在上头“花好稻好”说一套,到下面具体做就完全另外一码事,挺正常。柯杨语塞,不禁自问:到底谁更不诚信?    “教育先得教会孩子最基本的真诚、责任心、善良等品质,然后再谈知识水平。可长期来,我们本末倒置了!”全国政协委员、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葛剑雄疾呼,与其大谈所谓素质教育,不如先提升孩子的道德感,还有“我们的道德感”。 本文摘编自新浪:http://baby.sina.com.cn/edu/15/2503/2015-03-26/1000/0954293784.shtml 五智教育尊重作者的权利,如果原作者不允许转载,我们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删除该文章。

网友评论

还没有网友评论呢

参与评论
  
* 登录后才能评论
你的评论: